图为8月1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拍摄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会议现场。 新华社发

当地时间8月1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幕。俄美均表达了愿意就核不扩散问题进行协商谈判的意愿,但与此同时,美英澳三国向《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提交“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的工作文件,为自身开展核潜艇合作作辩解,再次就核不扩散问题祭出“双重标准”,引发国际社会普遍担忧。

分析人士指出,美英澳核潜艇合作涉及大量武器级核材料非法转让,是明目张胆的核扩散行径,冲击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破坏全球战略稳定与平衡。三国此举严重违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目的和宗旨,直接违反《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对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体系造成极大的法律和技术挑战,将对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产生深远消极影响。

在当前俄乌冲突背景下,作为全球两大拥核国家,俄美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上均表达了愿意就核不扩散问题进行协商谈判的意愿。

俄罗斯总统普京当日向与会者致贺信表示,核战争不可能有赢家,而且永远不应该发动核战争。普京指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签订半个多世纪以来,已成为国际安全体系和战略稳定的关键要素之一,它在核不扩散、核裁军与和平利用原子能领域所规定的义务完全符合有核国家及无核国家的利益。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及其存约国之一,俄罗斯一贯遵循条约的规定和精神。俄方也充分履行了与美国就削减和限制核武器签署的双边协定框架下的义务。普京表示,俄方高度重视国际原子能机构作为条约保障监督制度的核查机制,并认为确保其客观、非政治化和技术上的合理应用极为重要。

美国方面也表达了相似立场,但却带有一定前提条件。美国总统拜登在书面声明中表示,美国政府准备尽快就新的军备控制框架进行谈判,以在2026年新的《全面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到期后取代它,但谈判“需要一个愿意真诚合作的合作伙伴”。拜登说:“俄罗斯应该表明,它准备恢复与美国的核武器军备谈判工作。”

针对拜登的言论,俄罗斯方面进行了反驳。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团称,是美国方面退出了就俄乌冲突保持俄美战略稳定进行的谈判,恰恰是美国方面没有做好准备。

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俄美关系持续走低,下一阶段双方围绕新的《全面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判将更加艰难,甚至波及《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对此,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大会上再次强调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重要性,并敦促所有缔约方加强和重申对条约内容的遵守,希望各方加强对话、相互尊重,以维护和平。

但与此同时,在本次大会上,美英澳三国提交了“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工作文件,试图为自身开展核潜艇合作作辩解,成为引发此次核扩散危机的直接导火索。

去年9月15日,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三国宣布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也称“奥库斯军事联盟”,实质内容是美英两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将帮助澳大利亚海军建立核潜艇部队。具体而言,在这一框架下,美英将协助澳大利亚建造至少8艘核潜艇。当时,为完成这一计划,澳大利亚不惜中止了与法国的一份签约时价值500亿澳元(1澳元约合人民币4.7元)的常规潜艇合同,甚至直接引发法与美英澳关系的不睦。不过,即便如此,也没能阻止“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的推进。

今年3月7日,澳大利亚发表声明称,将在澳东海岸建造一个新的潜艇基地,用以停靠澳军未来的核潜艇,同时支持美英核潜艇定期访问。作为近年来澳大利亚新建的首座重要军事设施,这一基地预计耗资超过100亿澳元。

7月22日,作为“奥库斯军事联盟”合作的一部分,英国海军计划向澳大利亚派遣一支核潜艇分队,并预计将在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港部署至2040年。

尽管美国方面辩称核动力装置不同于核武器,但实际上在该计划框架内无核国家澳大利亚将获得1.8吨至2吨可用于核武器的核燃料。

古特雷斯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上发言时表示,核武器带给世界的威胁正在增加,而人类距离核武器毁灭世界只有“一个误解”或者“一个误判”的距离,核武器威胁世界的风险正在扩散。

尽管美国等辩称核动力不是核武器,但全球多国仍就美英澳三国“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工作文件提出了关切。

分析人士认为,美英澳将极具战略意义的核潜艇引入无核区,严重损害《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精神,破坏东盟国家建设东南亚无核武器区的努力。

1957年生效的《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明确规定,国际原子能机构应确保在其监督或管制下提供的援助不被用于任何军事目的。而美英拟向澳转让的武器级核材料与核潜艇设备以及相关技术,显然都涉及军事目的。

对此,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表示,船舰的核动力系统已属于核不扩散范围,如果美英澳三国核潜艇计划未能与国际原子能机构沟通就进行特别安排,将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格罗西表示,自1970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签署以来,就已经将关于发展核动力船舰等纳入了管理范畴。对于所有军事或民用的船舰,如果需要装配核动力,都需要国际原子能机构进行特别安排。他表示,如果美英澳三国合作不符合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安排,将被视作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围绕这一问题,早在去年,俄罗斯常驻维也纳国际组织代表乌里扬诺夫就指出,俄方认为美英澳此举是对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严重冲击。

乌里扬诺夫表示,美英澳三国此举意味着一个无核武器国家将得到武器级核材料,这是对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严重冲击。“必须确保它不会带来严重的消极后果”。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1日表示,美英澳核潜艇合作涉及武器级浓缩铀及相关技术、设备的转让,明显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目的和宗旨,具有严重核扩散风险,引发地区军备竞赛,威胁地区安全与稳定。美国、英国在多个场合就朝核、伊核问题局势表达关切,却在同澳大利亚核潜艇合作问题上“开绿灯”,这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国际社会已对三国合作表示严重关切,国际原子能机构也将此列为单独正式议题。中方奉劝有关国家立即改弦更张,以实际行动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及地区和平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