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在多哈举行的亚运会上,仅开幕式就花费两亿美元,世人惊叹。张艺谋透露,奥运会开幕式、闭幕式,残奥会开幕式、闭幕式,四个仪式都没有多哈亚运会开幕式一个仪式花费的多。(8月11日《羊城晚报》)

  早在2005年,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蒋效愚就表示,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预算目前还没有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会超过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闭幕式的费用。如今,张艺谋透露的信息算是对公众和社会的回应。

  奥运一百多年的历史是伴随着现代文明向我们走来的。奥运会的影响力已波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对政治、经济、社会伦理、公共秩序以及生活方式等,都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简单地说,奥运会成为了现代公共生活的重要内容,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形成的凝聚力、向心力和吸引力,揭示着奥运会作为公共活动的社会意义。

  正是基于此,北京奥运会的公共性呼之欲出。我们知道,奥林匹克运动的公共性,公众的参与以及从中获得身心快乐与解放之感,是其作为现代文明一部分的真正价值。在这种意义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能否以游戏规则的公共秩序理念和事实进入社会,唤醒公众对真、善、美的感受,决定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存在是否合乎现代体育运动的本质。笔者以为,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费用只要遵守“游戏规则”,让体育以公共秩序理念和事实进入社会,唤醒公众对真、善、美的感受,就是成功的。我们关注花费,但我们更关注花费的合理性,更关注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能否达到弘扬奥林匹克公共性理念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