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语:同曦队和山东队的比赛,这是一场令人悲哀的比赛。结果先不说,我们就说上半场,上半场约瑟夫杨拿到45分,全队拿到49分,国内球员就如同摆设一样,这的确是中国篮球的悲哀,我们的联赛逐渐变得有钱了,可以请来大牌外援,但是外援也主导了我们的联赛,这让我们的球员缺乏关键时刻处理球的能力,基本功以及对抗能力也在逐渐下降。遥想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男篮职业化刚刚开始,中国男篮连续在94年世锦赛与96年奥运会上进入世界前八,成为男子三大球唯一的“遮羞布”。再看看如今,被我们寄予厚望的周琦郭艾伦等人,在欧洲二流波兰面前都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连奥运会都进不去了,差距如此巨大让人汗颜。

94年的男篮世锦赛与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国男篮都进入了前八名,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也是一个中国男篮甚至是中国男子三大球到现在都无法突破的高度。我们在回顾这两次世界前八之旅的时候,我们会发现94年小组赛战胜西班牙以及96年小组赛战胜阿根廷,成为了中国男篮能够成功挤进前八的关键战役,这两支球队在当时的外界看来,中国队几乎都是难以战胜的,但是奇迹就是这么发生了,尤其是面对阿根廷队,中国队甚至在正常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领先的状态,这场比赛甚至都不能用逆转来形容。当时的中国男篮为何能够战胜两大世界强敌进入前八?我们今天讨论一下这个有趣的话题。

首先,我们先来说一下比较有利的客观条件。第一个条件就在于,无论是当时的西班牙还是阿根廷队都没有现在这般强大。自从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美国派出了NBA的职业球员参赛,世界篮坛此后的七八年时间里都处于被美国篮球“狂虐”的状态,直到2000年的奥运会,面对立陶宛队美国队两分险胜,我们看到进入新世纪之后,世界篮球与美国篮球的距离正在逐渐被缩短。而这其中西班牙语与阿根廷几乎成了美国队最重要的两个竞争对手,尤其是在2002年世锦赛冠军南斯拉夫分裂之后,西班牙与阿根廷再加上美国堪称世界上的顶尖的三大篮球强队。

但是在当时看来,西班牙与阿根廷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在94年篮球世锦赛之前,西班牙队在欧锦赛上仅仅排名第五,连前四都没有打进去。当时在欧洲最顶尖的球队是俄罗斯,立陶宛以及克罗地亚这些球队,而在南美篮坛。最强大的球队并不是阿根廷而是巴西队,他们是南美洲的霸主。

更为重要的是当时的南美篮坛其实远不像现在这般强大,尤其是阿根廷队。本身是一个欧洲移民非常多的国家,所以阿根廷队的众多国手都在欧洲篮球联赛效力,而当时的欧洲篮球联赛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强大到几支顶尖的球队能够抗衡NBA球队的水准。所以说,这也导致南美篮坛的整体水平也没有现在这么高(当然肯定比亚洲篮球水准高多了)。这些条件都是对于中国的有利的,简单总结:当时中国篮球与欧美篮球的差距不像现在这么大。

现在西班牙与阿根廷面对美国队比赛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说基本是一个五五开的局面,而当时西班牙与阿根廷打美国的时候,跟我们中国的一样,我们说他四五十分,这些欧美强队也就比我们少输个十分左右,差距并不明显,并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跟美国直接对抗。

另外一个对于中国队比较有利的局面在于,中国在打西班牙之前,刚刚战胜了南美冠军巴西队,这场比赛让中国队士气大振,之所以说士气大振是因为在这场比赛之前,中国队曾经以49分的差距输给了巴西队。而在世锦赛上再次面对巴西队的时候,中国队却打得气势如虹将对手拖进了加时赛,在加时赛中,胡卫东天神下凡“中国乔丹”从此诞生,中国队战胜巴西队,拿下了非常重要的一场胜利。

所以这对中国队的事情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因此,当我们再次面对西班牙队的时候,中国队的信心显得很足。因为在当时看来,西班牙队的实力并不如巴西队,尽管他们此前与美国队的比赛仅仅输了15分,但是此时中国队的心气儿已经上来,信心也打出来了,从心态上看,我们有门牙队是完全平等的。

而两年之后,面对阿根廷队,其实也面对其实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是一个心态的问题。因为中国队曾经在友好运动会上面对阿根廷二队都输了20分左右,这次面对正牌的阿根廷国家队,心态调整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地方。但是在96年奥运会的时候,中国队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以往羸弱的内线,因为王治郅和巴特尔两位年轻中锋的加入而变得夯实起来。而阿根廷队的内线实力远没有那么强大,这样中国队反而有了一些优势可言。

所以我们总结下来,中国队当时在面对西班牙和阿根廷队的时候,在实力对比上,并没有像今天这样差距巨大,这给了我们战胜他们的基础。而在心态上,中国队因为有了战胜巴西队这样的经典案例,使得我们在面对美国之外的世界强敌的时候,也都是不惧怕的,这些都是对我们有利的客观条件。

当然,很多人在提起当年那支中国男篮的时候,都会说到那是球队的最大特色就是“小、快、灵”。尽管内线身高不足,但是我们打反击的速度很快。其实,在笔者看来,这并不是那支中国男篮最强大的地方,因为假如小快灵真的这么好用的话,那么中国男篮就不会在友好运动会上,以全主力出战的情况下输给巴西队49分,输给阿根廷二队20分了,所以说战术并不是中国男篮能够取得突破的关键。在笔者看来,当时的中国男篮有两个非常大的优势:尤其是与现在相比,这两个优势显得更加明显。

第一个就是心态,第二个就是处理关键球的能力。就如本文在开头中提到的那样。现在的国内球员基本上就是围着外援在,。四个国内球员看着一个外援拿球单干,然后自己埋伏在防守弱侧或者是三分线外随时准备接球投篮,要不然就是去冲抢篮板,干的全都是脏活累活,核心作用全部都被外援抢走了。

但是当时中国男篮并不是这样,94年的时候中国男篮出征世锦赛,国内甚至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球员,我们都处于一种专业体制下的比赛,等到96年的时候,职业篮球刚刚起步两年,外援的水准还不是很高。

我们翻看这两次比赛当中的大名单,队中球员都是各自俱乐部当中的“大佬”,绝对的核心球员,比如山东队的巩晓彬、吉林队的孙军、江苏队的胡卫东、浙江队的郑武、八一队的刘玉栋,这些球员在联赛当中就是队内的绝对核心,一旦遇到关键时刻,在关键球的处理上都是由这些球员来打的,这跟我们现在在俱乐部队中国内球员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这就锻炼了他们的抗压能力。

面对比赛焦灼的时候,这群员是能够顶得住压力的,也绝对不会出现像周琦在那就世锦赛上连续发球失误的情况出现。当然你光能顶住压力还不够,你还需要能够在这种压力之下真正的把球打进,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看到了面对巴西队的时候,胡卫东在加时赛中狂揽10分,帮助中国队战胜巴西队。而是面对阿根廷队的时刘玉栋也用自己精准的中投射杀了南美强敌。

所以说,小快灵的战术打法,虽然在当时的篮球世界算是一种比较新颖比较时尚的打法,但是在缺乏对抗的情况下,其实中国男篮的小快灵优势并没有我们想象当中的那么明显,之所以我们能够战胜两大世界强敌,是因为这些地方队当中的“大佬”在关键时刻能够顶得住压力,打得进关键球,他们当中随便一个拎出来都是能够扛着球队独自前行的人,这些才是中国男篮逆转两大世界强敌最关键的因素。

当时的中国男篮与现在的中国男篮差异还是比较大的,以前我们的优势并不是内线年两届大赛单涛都是中国男篮的主力中锋,但是以他的实力与后来的“移动长城”相比还是差了不少。所以中国男篮之所以打小快灵战术是因为我们缺乏中锋。当时,在面对中国队的时候,西班牙队与阿根廷队其实在战略上都犯了比较严重的失误,这些也在客观上促进了中国男篮战胜两大强敌。

我们现在看西班牙这边。当时西班牙队的优势其实是在于内线,队中有一个高大的中锋马丁内斯,虽然比不上后来的加索尔兄弟,但是对于当时中国男篮的内线来说,他就是一个巨无霸的存在,单涛一对一完全不是马丁内斯的对手,而在四号位上刘玉栋与巩晓彬都是身高两米左右的内线球员,面对马丁内斯这样巨人级别的中锋,他们的协防效果也很一般,所以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当时马丁内斯顶着三个中国男篮的队员强行得分的场景出现。

但是就是太过于依赖马丁内斯,使得上半场马丁内斯的体力消耗巨大,西班牙队在马丁内斯的带领下的确是有了很大的优势,这让下半场西班牙队一开始就把马丁内斯放在替补席上休息,少了马丁内斯这个内线牵制之后,中国队放开了手脚,在对攻当中逐渐将比分拉回,甚至能够反超,当马丁内斯再上场的时候,中国队的士气已经大出来,这让马丁内斯的作用远不如上半场那么强大。

假如上半场西班牙队可以多打一些内外结合,利用马丁内斯在内线的牵引,多给自己外线投手一些机会,让以自己的得分王赫雷罗斯为首的射手群可以在上半场就打出状态的话,那在下半场西班牙队也就不至于在与中国队的跑轰对攻中落震落败下来。而这样也可以节省马丁内斯的体力。所以,西班牙队过于倚仗自己的内线,极大的消耗了自己明星中锋的体力,这样的战略失误给中国队下半场的逆转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而阿根廷队在96年面对中国队的时候显然就是准备不足了。96年的中国队相对对于94年的中国队有了两处很明显的变化,巴特尔与王治郅两个身高超过2.10的中锋加入到了球队当中,中国队的内线已经不再是两年前的羸弱不堪了,中国队的打法也逐渐从外线开始向内线转移。

阿根廷队对于中国队的认识显然还停留在94年的友好运动会上,认为中国队内线年阿根廷队中身高最高的球员仅仅是2.07米,在面对巴特尔的背身单打以及王治郅的灵活脚步和精准手感的时候,阿根的内线几乎是毫无招架之力。因此,在打根挺队的时候,中国队其实打的没有向西班牙队那么被动,整场比赛大部分时间中国队都处于领先的状态,内线的强大牵制力给了刘玉栋郑武这些锋线投手更多的发挥空间,使得阿根廷队在身体对抗上的优势无从发挥。

因此,阿根廷与西班牙两支球队在面对中国队的时候,在战略方面其实都是很有问题的。西班牙这边并没有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更多的打一些内外结合的战术,让外线球员尽快的找到手感;阿根廷这边则是明显的准备不足,对于中国队的认识还停留在两年前的水准,在内线吃了大亏。这些都是中国的人能够获胜的关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