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波兰,我没有太多太深刻的印象,关于东欧的国家,我都只在论坛中见过它们的身影。或是怀着对欧洲的一丝好奇与期盼,我踏上了飞往波兰华沙的飞机。我当时也不曾想到会有如今这般光景,花一下午的时间好好的回味,回味那段奇妙的相遇。

我是9月份到的波兰,虽然国内还处在夏季最后一点余威之中,这里的天相较于国内来说已经异常清凉了,或是有些冷,好吧我承认是冷,我下飞机的第一天就碰上了一阵小雨,向来自信于自己体魄的我差点感冒,好在有先见之明,预定的酒店有接机,我才免于遭受病痛的折磨。

波兰人似乎天生就是一张冷峻的脸,当然,如果你想要询问或是和他们合照之类事,他们并不会拒绝,一般都会很乐意帮你的忙,只是我遇上的波兰朋友似乎英语都不太好,而波兰语对于我这个外来者而言犹如外星语系一般,只得凭借肢体语言以及翻译软件苟活于此,尽管在超市里还是买错了奶和饮料。

华沙不置可否,是一座很怀旧的城市,即使老城区中这些陷入回忆的建筑都是复原出来的,但我还是深深被墙面的斑驳,踢踏声回响在石板路面的马车所吸引。我不知道对于波兰人,对于居住于此的人来说,这里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在我看来,这里不再有过去的纷争,不再有哭喊,有的只是扎根于此的恬淡于宁静。

波兰人也爱吃饺子,这一点是我万万没想到的,而我更没想到的是,这里的饺子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我吃过薄荷味的包子,尝试过西瓜与肉类一起翻炒,然而,波兰人在饺子里放蓝莓酱,不过味道很好就是了,我对于蓝莓没有抵抗能力。这还不算,他们还在饺子里放土豆和奶酪。这个饺子已经不完全是我所理解的那种饺子了,更像是烤过的蓬松面皮,再往里面加菜。

鸡汤面条也不是我曾经吃的那个味道,这里的鸡汤并不像自家熬出的泛着油花的鸡汤,而是清亮的,更像是直接用矿泉水煮出来的清水面,配上胡萝卜,味道比较清淡,适合晚上吃得比较随意的我。

除此之外,波兰人对汤的热爱和广州有得一拼。从常见的蔬菜汤、蛋花汤,到高丽菜汤、面包汤,无一不展现着波兰人对汤的热爱。汤配上熏肉,烤肠,牛角面包等配菜,每一道看上去都是朴素而不失鲜美的,波兰的美食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第二故乡的味道。我钟情于沾式食物,钟情于甜点,钟情于这里的面食熏肉,这些是我来到欧洲的最大收获。或许这些菜品比不上KrakowskiePrzedmiecie米其林的菜肴那么极具颜值,但在我看来,只要是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菜品。

华沙街边的建筑凸显这艺术气息,我不禁感慨,这里毕竟是肖邦的故乡。我对于音乐是没有太多天赋的,但我能体会到肖邦对于这片土地的热爱的缘由。对于他而言,这里是故土,这里是最后的归属。而对于我而言,这里是一个充满回忆的,流连于心的他乡。相同的是,我们都爱着这片土地。我沉醉于味道,肖邦也沉醉于味道;我流于口间,他流于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