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俄乌局势紧张化以来,全球油价持续在高位徘徊。近期,在西方多国接连呼吁与示好之下,中东主要产油国沙特也传递出一丝积极的讯号。在2021年实现利润翻倍后,沙特国有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公司于当地时间3月20日宣布计划增加对能源生产的投资,该公司的目标是在未来五年内大幅提高产量,石油产能从每天1200万桶提高至1300万桶。此前,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先后呼吁沙特等产油国增产,但均未获得正面承诺。故沙特阿美公司近日的正面表态或受到不少能源进口国的欢迎。不过,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孙德刚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在美欧不断施压下,沙特此举或只是给欧美一个台阶下,并非实质性的增产举措。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口头上呼吁增产,美国在行动上积极示好或也是推动沙特方面一改此前态度的原因。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高官3月20日晚表示,美政府在过去一个月已将大量“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转送至沙特。面对美国以及英国、德国、日本等石油进口国前赴后继的访问与呼吁,中东产油国是继续遵循与俄罗斯等主要产油国先前达成的产量协定,还是决意做出实质性增产仍有待后续观察。沙特阿美公司3月20日表示,将增加石油生产支出,以满足不断上升的能源需求。《金融时报》报道,沙特阿美20日宣布,随着全球石油需求激增和疫情影响的消退,该公司2022年的资本支出预计将增加到400亿至500亿美元(2021年为319亿美元),并且到2027年计划将公司石油产能最大上限从每天1200万桶提高至1300万桶。谈及增加石油增产的原因,沙特阿美公司首席执行官阿明·纳赛尔表示,“(全球)石油消费增加,库存处于低位,备用产能减少,这意味着俄罗斯在对乌克兰发动军事行动以前,市场上的供应和需求就已经达到了紧密平衡。”基于国际能源市场紧张的供需状况,纳赛尔补充说,“需要大量投资来阻止每年多达7%的全球石油供应下降。”与此同时,受益于疫情恢复阶段全球能源消费的反弹,沙特阿美公司去年收益颇丰。沙特阿美公司同日公布的2021年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去年净利润增长逾一倍,至1100亿美元。实际上,随着俄乌局势升级,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发起的多轮制裁引发能源市场恐慌,进而助推全球油价。因此,在沙特阿美宣布增产之前,美英等国领导人和官员曾多次呼吁中东产油国增大产量,以平抑全球油价,维持供给。不过,无论是沙特还是阿联酋,都未做出增加石油产量的公开承诺。为何沙特阿美会于3月20日释放出增产信号?对此,孙德刚向澎湃新闻指出,“阿美石油公司作出到2027年,将石油产量从每天1200万桶增加至1300万桶的决定,仅具有象征意义。体现出美欧在不断施压下,沙特给欧美一个台阶下,但实际上并没有立即大幅度增加原油生产。”值得注意的是,就在3月20日沙特阿美公司宣布增产前的几小时,也门胡塞武装于19日夜至20日对沙特的能源和海水淡化设施发动一系列导弹和无人机袭击。作为回应,美方当日积极声援沙特,同时表示美政府在过去一个月已将大量“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转送至沙特。胡赛武装发动袭击后,沙特阿美公司CEO纳赛尔3月20日表态称:“今天凌晨我们的设施遭遇一系列袭击,所幸无人伤亡,也不会影响本公司对用户的供应。”与此同时,据《国会山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20日当天也在一份声明中谴责了胡赛武装发动的这次袭击:“我们将继续全力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保卫其领土免受胡塞袭击。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也这样做。”除了口头上声援沙特,美国还从行动上自证其“诚意满满”。据《华尔街日报》报道,3月20日晚些时候,一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美国政府在过去一个月内将大量“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转送至沙特。该官员指出,此举将在两国关系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确保沙特阿拉伯有足够能力抵御胡塞武装的袭击。实际上,早自去年年底以来,沙特军方便发出警告称,该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供应量不足,呼吁美国提供更多供应。直至近日,沙特的需求才得到明确回应。至于美国政府为何迟迟未能供应防御系统,上述美国官员解释称,白宫并非故意推迟提供武器,美国其他盟友对武器的需求量也很大,且该决定需要通过审查程序。该官员还称,运往沙特的导弹防御系统等武器是从美国在中东其他地区的库存中取出的。即便美方官员做出解释,也无法掩盖拜登政府上任以来,美沙关系趋于恶化的事实。卡舒吉遇害案、美国在沙特干预也门冲突问题上的立场、对胡塞武装是否属于恐怖组织的认定,成为阻碍双边关系发展的种种症结。如此看来,如今向沙特移交武器可视为美方欲缓和双边关系的善意信号。《华尔街日报》分析称,美国此举反映出拜登政府欲重建与沙特的关系。在当前油价飙涨的背景下,美国官员也表示,美方希望沙特增加石油产量,以平抑油价。本月上旬,沙特选择无视拜登发出的“求助”信号。在美政府3月8日宣布将停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等能源产品之后,面对不断飙升的油价,拜登向阿联酋和沙特这两个主要产油国寻求帮助,希望与沙特王储和阿联酋领导人通电话,但都遭到了拒绝。但白宫随后对此进行了否认。尽管现今美国以实际行动向沙特示好,《华尔街日报》仍指出,提供“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并不能解决美沙关系中的所有紧张问题。孙德刚也向澎湃新闻分析指出,“除非欧美给沙特更多可交换利益,如在也门问题上坚定支持沙特,停止对沙特人权的批评和内政的干涉,否则沙特等国不愿意短期内实质性增产。”在国际油价高涨的背景下,除了美国与英国外,日本、德国、韩国等主要石油进口国近期也密集出访并施压欧佩克产油国,寻求增加石油产量以降低油价。日本外相林芳正3月20日访问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与该国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阿卜杜拉举行会谈。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林芳正要求:“希望(阿联酋)通过进一步供应原油和确保生产余力,为市场的稳定作出贡献。”除此之外,韩国国务总理金富谦也于3月19日抵达多哈,对卡塔尔展开为期两天的访问。他20日还会见了卡塔尔首相兼内政大臣哈立德,并参观韩国参与建设的卡塔尔能源公司北部天然气田项目。2021年,韩国天然气消费量的大约30%从卡塔尔进口。同期访问卡塔尔的还有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3月19日,哈尔克率领一个由20多名企业家组成的代表团访问卡塔尔,寻求卡塔尔向德国出口更多的液化天然气,并加强德卡两国在氢能领域的合作。目前德国有大约50%的天然气消费需从俄罗斯进口。随着乌克兰局势持续升级,德国等欧洲国家希望卡塔尔出口更多的天然气,以缓解欧洲面临的天然气短缺问题。在西方国家的连续施压下,中东产油国是否会决定增产以缓和全球能源市场紧张局面?孙德刚向澎湃新闻分析指出,“俄乌危机爆发以来,产业国收获石油红利。在此情况下,产油国都希望维持高油价,短期内都不愿意大幅度增产。”在本月初举行的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部长级会议上,主要产油国决定维持原定增产计划,将4月的月度总产量上调日均40万桶。下一轮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会议将于3月31日举行。能源咨询机构Kpler美国首席分析师马特·史密斯3月15日向美国能源新闻网站Rigzone分析称,出于对与俄罗斯战略关系的考量,欧佩克+月底会议偏离目前产量计划的可能性较低,但会议或较此前更加“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