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总统拜登访问沙特期间,全世界都在关注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将如何回应他立即增加石油产量的请求,却忽略了一个爆炸性消息:

这比很多人预期的要低得多,也比沙特所暗示的要低。由于世界对化石燃料的需求仍高企,沙特石油产能达到峰值将给全球经济带来长期的麻烦。

分析师Javier Blas认为,多年来,沙特石油部长和王室成员一直回避能源市场面临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沙特的长期石油产能上限是多少?

市场预计,沙特可以长期将石油产能保持在高水平,但上周六,王子宣布了这个消息,透露沙特最终的最大产能是1300万桶/天。

王子在回答时强调,未来20年,不仅是沙特这样的国家,全世界都需要投资化石燃料生产,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全球需求,避免能源短缺。他表示:“沙特将在这方面尽自己的一份力,因为我们如果宣布将石油产量提高到1300万桶/日,在此之后,我们将没有任何额外的增产能力。”

Blas表示,值得关注的是:拥有世界上最大石油储备的沙特正在告诉世界,在不太远的将来,它“将没有任何额外的产能来提高产量”。

Blas说,沙特这次给出的信息中,第一部分是众所周知的。2020年,沙特指示国有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启动一项为期数年、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到2027年,将其最大产能从1200万桶提高到1300万桶。该项目正在进行中。

但第二部分是全新的,因为沙特设定了一个比过去讨论的要低得多的产能上限。早在2004年和2005年,在沙特上一次大规模扩张期间,它就制定了计划,如有需要,将把石油产能提高到1500万桶/日。当时没有迹象表明,这样高的水平是沙特的产能上限。

例如,沙特阿美高管在2004年对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说,如果需要,该公司可以在50年内保持1000万、1200万甚至是1500万桶/日的产量水平。当时,沙特正与已故的西蒙斯能源创始人Matt Simmons的观点作斗争。当时,Simmons的著作《沙漠的黄昏:即将到来的沙特石油冲击与世界经济》(Twilight in the Desert: the Coming Saudi Oil Shock and the World Economy)备受争议,这本书认为,沙特石油产量的峰值即将到来。

另外,Blas认为,沙特现在降低其产量上限的一个原因可能与气候变化有关。由于不确定未来的石油需求增长,沙特可能会认为,在未来高度不确定的石油需求下,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提高产能是愚蠢的。

在演讲中,王子强调了“向投资者保证政策不会对他们的投资构成威胁的重要性”,目的是避免“他们不愿投资”。Blas表示,不认为王子说的“投资者”指的是华尔街和对冲基金,这个术语也包括沙特的利益。

Blas称,石油需求预测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而沙特对此天生保守。十年前,时任沙特能源大臣的Ali Al-Naimi曾表示,沙特到本世纪20年代初若能够开采超过900万桶石油,那将是“幸运的”。Ali Al-Naimi说:“实际上,根据我看到的所有预测,包括我们的预测,没有人要求我们在2030年或2040年的产能超过1100万桶/日。”

而现实情况比他预期的要乐观得多,下个月,沙特阿美将把日产量提高到略高于1100万桶。

Blas认为,如果未来几年的世界石油需求比沙特目前的预期更强劲,沙特可能会简单地修改其投资计划,并宣布有能力进一步提高产量。但王子在设定1300万桶/日的产能上限时听起来相当明确。如果资金不是制约因素,那么一定是地质因素。

Blas表示,多年来,沙特一直在开发新油田,以抵消其老化的原油储藏,并让其世界上最大的油田Ghawar以较低的速度运行。由于寻求提高产能而不仅仅是抵消自然下降,沙特阿美正越来越多地转向更昂贵的海上油藏。

也许沙特对自己增加新油田的能力不那么有信心,另外,Ghawar油田本身的产量远低于市场预期。多年来,传统观点认为该油田能够生产约500万桶石油,但在2019年,沙特阿美披露,Ghawar的最大产能为380万桶。

Blas说,如果沙特增产的障碍是地质因素,而不是对未来石油需求的悲观情绪,那么如果石油消费变得比当前沙特的预期更强劲,世界将面临一段动荡时期。

就目前而言,Blas认为沙特的产能达到峰值是一个相对遥远的事情,至少需要5年时间。而更紧迫的是,沙特能否维持目前的1100万桶石油产量,历史上,沙特只达到过两次该产能水平,而且都只是短暂的,更不用说进一步增产了。但这一上限将在本十年末甚至更早的时候产生影响。

尽管人们普遍谈论石油需求见顶,但事实是,至少就目前而言,石油消费仍在增长。世界在原油上严重依赖三个国家:美国、沙特和俄罗斯。这三个国家加起来占全球石油供应总量的近45%。由于美国投资者不愿为美国回到大力开采石油的时代提供资金,美国现在的石油产出增长低于2010年代的水平。俄罗斯的前景则更加暗淡,因为西方制裁的影响不仅限制了目前的石油供应,而且阻碍了其未来的扩产能力。

Blas总结道,讽刺的是,在气候变化的时代,沙特的石油生产将变得更加重要。现在,沙特已经公开地对其石油产量设定了严格的限制。这一次,石油需求将不得不见顶,因为不会有额外的供应。

最终,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只有两条:一是主动转向低碳能源,如核能或风能,二是强制性的,通过高油价、更快的通胀和更慢的经济增长来迫使石油需求减少。如果我们不走第一条路,就会被迫走第二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