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结束的一场解放者杯淘汰赛中,巴西豪门弗拉门戈7-1屠杀了哥伦比亚球队托利马体育。此役前巴西国脚大卫·路易斯首发踢满全场,帮助球队轻松晋级8强。然而“7-1”这个比分,对于大卫·路易斯而言,或许是自己职业生涯中永远的痛。

8年前的夏天,巴西队遭遇了队史最惨痛的失利,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1-7遭德国羞辱。比赛进行了不到半小时,桑巴军团就已经0-5落后,上半场还没结束前,整个米内罗竞技场就已经被泪水和哭泣声淹没。

当裁判吹响终场哨后,几乎所有的巴西球员都哭了,被指责需要为丢球负责的大卫·路易斯泪流满面地接受了采访,“我们想给巴西人民带来快乐。不幸的是,我们没能做到这一点。我很抱歉,向所有巴西人道歉。”6天后,主帅斯科拉里辞去了帅位。

于是,昔日巴西铁血队长邓加重掌帅印。然而邓加的回归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因为他在上一个任期(2006-2010)内未能给球队带来提升,在2010年世界杯1/4决赛就被荷兰淘汰。而且邓加上任后,疏远了与马塞洛、内马尔和蒂亚戈·席尔瓦等球员的关系,这也为他的再次失败埋下了伏笔。

邓加治下,桑巴军团在世预赛中表现糟糕,让球队一度体会到了无缘世界杯决赛圈的危险,且连续两年美洲杯耻辱出局后,桑巴军团在2016年夏天跌进了他们21世纪以来的最低谷。也就在这时,巴西足球复兴的关键事件和人物出现了。

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内马尔率领的巴西队一路披荆斩棘,并在决赛中完成了对德国人的复仇,帮助巴西首次拿到了奥运会的金牌。而这场胜利也被视作为与球迷们的和解,要知道在巴西百年美洲杯小组赛被淘汰之前,一项调查显示,90%的人对他们国家队的表现不感兴趣。

而在本土拿到奥运会金牌后,数以万计的巴西球迷在奥林匹克大道上欢呼雀跃,国内的媒体们也不再哀悼。奥运会金牌也许不能像世界杯的荣耀那样产生共鸣,但里约的这次胜利为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稳定和未来的足球王国提供了希望。

此后,蒂特的出现也彻底宣告了桑巴军团王者归来。虽然他接手的是一支军心涣散、士气低落、战绩跌入谷底的没落王者,但在蒂特的领导下,巴西队变回了那支运转良好的巨无霸。突然间,世预赛又变得像以前那样轻而易举,10胜2平,进30球丢3球,桑巴军团顺利晋级俄罗斯世界杯。

蒂特是一个称职的战略家,同时也是一个人才管理大师。他了解球员、培养球员,并为球员提供最大的发展条件。确保集体稳定的同时让球员们最大限度地发挥潜力和创造力,而不是成为服从命令的机器人。

正是因为自己出众的执教表现,即使在2018年世界杯1/4决赛被比利时淘汰出局后,蒂特依然留在了巴西国家队的帅位上。而在一年后,他回报了这种信任,率队时隔12年再度问鼎美洲杯。

前巴西国脚内托曾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蒂特是一个伟大的教练,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练之一。他只是没有瓜迪奥拉和穆里尼奥那样的地位,因为他不在欧洲执教,但他和这些人一样优秀。”

时间回溯到1950年夏天,身为东道主的巴西在打平即可夺冠的情况下却以1-2不敌乌拉圭,错失冠军。比赛结束后,整个马拉卡纳球场一片死寂,有数名巴西球迷因承受不了球队失冠的压力而自杀、猝死,这就是著名的“马拉卡纳惨案”,一场“20万人出席的葬礼”。

“马拉卡纳惨案”后,巴西足球仅用了8年时间就涅槃重生,在贝利、加林查等天才一代的率领下,在1958年拿到了大力神杯。如今时间又迎来了一个轮回,在1-7惨案的第8年,桑巴军团或许迎来了又一个涅槃重生的机会。

而作为“7-1”惨案的胜利者,德国足球在2014年世界杯上迎来了顶峰。淘汰巴西后,他们在决赛中通过加时力克阿根廷,队史第4次捧起大力神杯。然而就当外界认为德国将像此前的西班牙一样开启属于自己的王朝时,他们却立马开始了下坡路。

那时勒夫治下的日耳曼战车与大家印象中的有所出入,他们强调脚下技术和传接球能力,在场上寻求控制对手。而在2014年世界杯上,那支德国队无论是脚下技术、传切能力、还是掌控力,都达到了球队的巅峰。

然而随着球员控制力的下降,球队缺乏顶级中锋的缺点暴露无遗。同时中后场的老化,也让球队的防守出现了漏洞。2016年欧洲杯上,使用无锋阵的德国缺乏攻坚能力,但好在其他位置并没有退化太多,最终倒在半决赛,在面子上也算过得去。

而到了2018年世界杯,日耳曼战车迎来了一次血淋淋的教训。固执的勒夫还在迷信传控足球,换来的结果是球队令人昏昏欲睡的进攻,无效且大量的中后场倒脚使得球队阵地进攻几乎瘫痪,最终卫冕冠军小组赛爆冷出局。

没有立即解雇躺在功劳簿上的勒夫,也让德国足球越陷越深。围绕着勒夫的争议从2018年世界杯后开始增加,2019年3月勒夫宣布国家队不再征召博阿滕、胡梅尔斯和托马斯·穆勒,这一决定在德国足坛掀起了巨大的反响。

2020年11月,德国队在欧国联上0-6惨败西班牙,引发了德国足坛地震,要知道德国队上一次在国际赛场上6球惨败还要追溯到1931年。遭到这般的羞辱,德国国内对勒夫的不满达到了顶点。在去年欧锦赛1/8决赛0-2不敌英格兰后,勒夫也终于放下了德国队的教鞭。

同样是在低谷接手球队,和蒂特一样,弗里克对球队的改造效果显著。弗里克大胆启用年轻球员,重塑了球队的战术和精神,也恢复了球员们的信心。克林斯曼下课时,助教勒夫接班;勒夫下课时,冠军助教弗里克接班,这也许是德国足球在教练团队上的一种传承。

7-1惨案后,无论是笑到最后的德国,还是跌入谷底的巴西,都或多或少走了弯路。但如今在拨乱反正后,他们重新走回了正轨,让我们一起期待这两支获得新生的昔日王者之师,在年底卡塔尔世界杯上的风采。